探矿工程在线 > 正文

大洋钻探“50岁”:惊喜还在后头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19日
来源:中国科学报(2018-11-15) 作者:陆琦

50年,3700多口井,取芯40多万米,大洋钻探计划是迄今为止深海研究领域乃至整个地球科学研究历史上,规模最大、历时最久的国际合作项目。

展望未来,大洋钻探作为“航母”和“旗帜”的作用仍将继续。但未来还有没有新意?科学上的突破口在哪儿?中国科学家能够在其中发挥什么重要作用?《中国科学报》记者就此采访了有关专家。

改变地球科学发展轨迹

1968年美国船只在墨西哥湾进行深海钻探起,50年来大洋钻探的规模和水平节节攀升,开辟了探索地球深部的有效途径,推动了地球科学的革命性进步。

比如,大洋钻探确立了地球构造运动的板块理论,证明了全球气候冰期—间冰期演变的轨道控制假说,发现了海底深部生物圈和天然气水合物,揭示了大洋岩石圈的成矿机制。

用中科院院士汪品先的话说:“这个国际合作项目改变了地球科学的发展轨迹。”

经过半个世纪的探索,海洋科学家们最关心的是:今天的大洋钻探在科学上还能否带来新的惊喜?

答案是肯定的。

50年大洋钻探后,世界各大洋仍留有大片空白。中科院南海研究所特聘研究员林间指出,西太平洋俯冲带钻探目前“偏东轻西”,新一轮钻探将大有可为。而西太平洋边缘海的钻探将包括南海、东黄海、巽他陆架、菲律宾海、苏禄海等。

他认为可能的突破口有:重建西太平洋板块演化历史、边缘海成因与演化;海陆结合聚焦太平洋—东海演化—中国大陆的影响;研究海山地球化学,揭示超级地幔柱成因等。

科学探索需求带动技术创新

回顾历史,大洋钻探早期面对的是几乎完全未知的深海海底世界,往往一个航次就会有惊人发现。

“随着深海科学技术的发展,‘一条船引起科学革命’的时代已经发生变化,‘一钻定天下’的机会已所剩不多。”汪品先说,“在新世纪里,借助于深钻、深潜、深网(海底观测网)相结合的‘三深’技术,探索地球内部与表层系统相结合的新一代科学,将是新时期深海研究的特色。”

在美国得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教授James Austin看来,未来大洋钻探的难点在深部。

几十年来的实践表明,地球深部探索对技术要求极高,不仅水深、井深,而且火成岩钻探、取样的难度超过预期。

James Austin表示,目前美国“决心号”钻探软的沉积层表现很好,但钻探较深的硬岩石就有些力不从心;日本“地球号”是立管钻探船,船体巨大、运行费用高昂,再加上目前的技术限制,能否胜任莫霍钻的要求,还有待未来检验。

据了解,中国目前正进行天然气水合物钻采船的可行性研究,预计明后年开工建造。该船建成后将有部分船时可为大洋钻探所用。

“中国建造新一代的大洋钻探船,需要面对十多年以后,大洋钻探几十年的科学目标。”James Austin说。

建立深海研究的中国学派

大洋钻探船好比深海研究的航母,大洋钻探活动好比深海研究的奥林匹克,是各国展现和较量实力的平台。

2013年以来,中国成为每年缴纳300万美元的全额成员,加上近年来提供了3次大洋钻探航次的配套经费,使得中国在大洋钻探中国际地位大幅上升。

不过,令汪品先感到遗憾的是,现有钻探建议书中,我国的参加者只有11人,仅占全球总数的1%

“中国学术界应当大规模开展未来大洋钻探科学问题的战略研讨。”汪品先认为,中国科技有待转型,应由原料输出型、劳动密集型转向深度加工型。

他殷切期望,国际大洋钻探计划能够唤起我国中青年科学家对于宏观战略思考的兴趣,催生出大量精彩的钻探建议书。

“大洋钻探的组织形式也有待改进。”汪品先指出,交多少钱给多少上船名额这种所谓的公平模式,极其不利于发展中国家参与,而今后大洋钻探的目标又往往落在发展中国家的专属经济区。

他认为,多钻探平台的现实已产生多元化的运作方式,集中经营方式已经越来越不符合当前世界经济的多元化趋势。中国一旦进入核心领导层,就应推动大洋钻探改变组织形式。

21世纪地球科学面临的重大挑战的重要答案在海底。新一代大洋钻探,必须国际合作、共同引领。”林间说。


[责任编辑:dc]

行业要闻 >>
自然资源部部署重点区域露天矿山生态修复
“海洋六号”科考:发现“冷泉” 收集到“可燃冰”
推动与两国地质矿产领域合作
自然资源部继续执行标准计划项目清单(截至2019年5月)
以绿色巨笔书写地质勘查新未来
中国地质调查局与山东省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中国地质调查局与中国铁路总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国务院明文:政府项目不得垫资施工!不得非法干预工期!
让五四精神在新时代地质工作中放射时代光芒
中国地调局印发2019年信息化工作要点
业界资讯 >>
探矿工程所所推进非常规资源地质调查钻探标准化规范化
科技引领发展 绿色成就未来
“海洋六号”船实施深海探测共享航次取得联合创新成果
绿色矿山建设9项行业标准出版了!
“李四光地质科普讲坛”第七期成功举办
我国首套指向式旋转导向系统现场试验成功
为地质工程科技用户提供知识服务
提升新时期水文地质与水资源调查评价能力
柴达木自然资源研究中心揭牌
构建新时代地质产业体系
会展预告 >>
“深地、深海与深空对地探测”高端论坛第一号通知
全国绿色矿山建设培训班将于5月25日开班
2019年地球科学与海洋学国际学术论坛(IFGO 2019)
“第一届可持续土木工程发展高层论坛”将在深圳举办
关于举办全国地质灾害防治行业标准规范贯标培训班通知
2019第十一届中国国际地源热泵行业高层论坛的通知
关于召开“第九届全国地质勘探技术研讨会”的通知
关于召开“2019年全国地质与矿山装备展示交流会”的通知
中国地质学会2019年学术会议预告
第二十届全国探矿工程(岩土钻掘工程)学术交流年会通知
人物访谈 >>
胡泽松谈绿色开发指数
张楠:五赴南极,他让冰盖下的世界不再神秘
能源40年 | 郑克棪:地热开发从跟跑到跃居世界榜首
地勘司司长:加强地质工作使地质先行作用得到充分发挥
面对新形势,看河南有色如何在中原更加出彩中“出彩”
庞振山:深部找矿有规可循
陈毓川院士:我国已完全具备矿业绿色发展的条件
汪品先:大洋钻探与中国
专家呼吁:建立川藏铁路地质工作前置机制刻不容缓
培植地勘行业的“大工匠”
热点观察 >>
山东省地矿局第六地质大队3000米科钻项目记实
地勘资质取消,带来哪些影响?又该怎么办?
“一带一路”能源合作走深走实
锂—21世纪的战略性能源金属
自然界发现无机矿物转化太阳能系统
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改革要点解读
我国页岩气开采为何难?!
国内页岩油勘探开发现状与发展透析
预测今年地灾总体趋势较去年可能加重
高质量发展非常规天然气尚有两个短板
企业动态 >>
永明公司举办“2019年度铆工、焊工技能比武大赛”
英格尔再创佳绩,大功臣当属这两款明星产品
你与绿色只差一台SmartROC智能钻机
安百拓“石”力再现厦门国际石材展
中国钻机品牌EGR登陆加拿大
订制+研发5000米多功能变频电动钻机审查会隆重召开
重型声波动力头钻机闪亮 2018上海宝马展
安百拓引领免爆开采应用新风向
巍巍昆仑山下,反循环钻机在探寻地下宝藏
夯实基础 共创未来——江苏锡探baumaCHINA2018荣耀收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