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矿工程在线 > 正文

 多吉院士:地热能开发需要国家探路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26日
来源:地源热泵网公众号(2019-12-25)

数十年跋涉雪域,从藏北无人区到藏南高山峡谷,足迹遍布西藏山山水水;三千里志在家国,从意大利半岛到美国加州,满腔热情只绽放于故乡的高山砾石之间。他是中国工程院第一位、也是目前唯一一位藏族院士——多吉,将40多年的青春岁月全部献给了地质勘探事业,对西藏地质矿产情况作了全面深入的了解,特别是在矿产资源方面建树颇丰。


 

图为多吉院士在接受《地源热泵》杂志记者专访现场


近日,《地源热泵》杂志有幸专访到了多吉院士。采访中,多吉院士表示,加快开发利用地热能不仅对调整能源结构、改善环境具有重要意义,对培育新兴产业也有显著的拉动效应。同时,地热能的开发需要国家探路、引导市场、拉动市场,加大技术投入和优惠政策支持力度,促进我国地热能开发利用迈上新的台阶。


 不畏浮云遮望眼


上世纪70年代,我国最大的地热田——羊八井地热田开始利用发电,但直到80年代末,该地热田仍局限于浅层地热资源的利用。多吉告诉记者,当时既有成果表明,世界上已开发的高温油田无一例外出现在火山区,但羊八井附近并无火山,国内外许多专家都对羊八井地热田深部是否有可供开采的资源持否定态度。


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西藏地区对电力的需求与日俱增。羊八井对西藏特别是拉萨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保障了冬天60%以上的电力供给,在用电压力持续增长的情况下,国家和西藏自治区政府决定大力开发羊八井地热田地热资源,学成归国的多吉责无旁贷,承担起羊八井高温深井的研究、设计及勘探重任。


“当时遇到的困难是非常多的,首要的是地质资源方面的,因为成因上的认知不一样,评价的技术也不成熟,国内也没有该领域的成功经验,可以说整体是一个空白的状态。”路遥知马力,疾风识劲草,面对这项艰巨的任务,多吉认真研究了羊八井地区跨度达20余年的地热地质资料,果断提出了羊八井不仅有可供开采的高温流体存在,而且有进一步施工的必要。


随后,多吉率领团队先后攻克了特大井喷、深层热储温度高等技术难题,历经两年时间的艰苦开掘,最终开采出羊八井高温深井,成为国内温度最高、流量最大的可采地热井,结束了我国没有单井采量万千瓦级地热井的历史。在多吉看来,羊八井的成功是科学理论的突破——非火山活动区不产生高温地热的认知被打破,我国首次创立了大陆非火山岩型高温地热系统模型和成因理论。


2019年,羊八井被正式命名为国家地质公园。这座运转了40余年的地热井,目前还是国内规模最大的高温地热发电站,尽管它是上世纪70年代的技术,设备、勘探等都是早期的成果,已经超过了运行的设计年限,仍然能非常稳定地运转,年运行时间最高可达8500小时,可发电达到1亿多度。


图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多吉(左)与《地源热泵》杂志市场总监陈敏之合影


“一方面,羊八井同拉萨地区的感情是非常深厚的,为经济社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另一方面,羊八井也是无污染、可再生理念的重大实践,是一代地热人无私奉献与踏实奋斗的记录,具有重大的纪念意义。”多吉对羊八井怀有深情,这一片挥洒过青春与汗水的土地,在历史的转身中并未远去,继确立羊八井地质公园之后,近日,一批羊八井地热发电设施因其鲜明的工业特色和工业文化价值被工信部确定为第三批国家工业遗产。


多吉表示,羊八井深层热储温度可以达到250度以上,一口井就可以发电1万多千瓦,发电潜力之大,温度之高,其他地方包括火山地区也没有这样优质的地热井。“羊八井第二电厂已经处于规划阶段,未来,羊八井将会更加高效开发利用,机组会更大,效率也会更高。”


 风物长宜放眼量


十三五期间,国家第一次把地热能的开发利用写进全国的总规划,地热能迎来了发展的春天。毋庸置疑,我国地热能发展已经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目前浅层设水热型地热能供暖(制冷)技术已基本成熟,对于社会公众的普及也已基本铺开,全国对地热资源的开发利用给予厚望,视其为减少化石能源利用率、提升清洁能源利用的更好解决方案。


看到成绩的同时,我们也应认识到我国地热开发利用的不足之处。目前,中国地热开发利用排名未能跻身世界前十,落后于美国、菲律宾、印尼、墨西哥、意大利、新西兰、冰岛等国家,表现在地热发电上尤为明显。


多吉告诉记者,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国地热发电总装机容量排名第八,技术上跟国际上不分上下。然而,由于开发利用中科研投入不够,地热利用技术发展失衡,而在人才培养及创新开发平台上也少有建树,导致我国逐渐落后于其他国家,特别是在资源勘查、高温地热井钻井等核心技术层面。在长达30多年的时间里,羊八井是中国地热界唯一拿得出手的项目。


图为《地源热泵》杂志记者专访多吉院士现场


把脉中国地热发电现状,多吉认为,我们既要看到不足,也要看到中国地热开发的资源禀赋,特别是去年成功并网发电的羊易电站采用国际上最先进的技术,给西藏的地热发电事业积累了宝贵财富,社会各界应勠力同心推动我国地热发电事业发展进步。


首先,国家层面要给予高度重视。从能源结构的角度来讲,地热能是优化我国当前能源结构的最佳选择,需要从顶层设计出发给予扶持。相对于迅速发展的太阳能、风能,地热能开发仍需理念、技术、设备等方面的创新,而这离不开国家层面的支持与重视。


其次,发展前期需要国家投入技术与资金探路,后期再引入社会企业力量。多吉认为,在实力上有所欠缺的民营企业不宜过早进入干热岩发电等地热发电领域,由于地质条件复杂,我国地热资源勘查具有一定风险,需要国家在前期加大投入,进行基础研究、关键技术研发等,不能齐头并进。民营企业一窝蜂搞干热岩,谁都敢打井、谁都想发电,往往会事倍功半,只有依赖顶层设计,才能稳步推进,才能取得突破。


第三,国家要有政策激励。目前中央和地方政府出台的一些政策虽对于加快浅层地热能开发利用和北方清洁能源供暖具有积极的引导作用,但仍然存在着政策不完善、执行不到位、不充分的情况。此外,国家分别从青海和四川成都向西藏接入了超高压电网,西藏境内的电力甚至可以远距离输送到雄安新区,技术进步打破了地域位置的局限,在地热发电方面西藏本应大有可为,然而目前国内尚无利好政策的落地。多吉表示,地热发电需要政策的引导和扶持,例如推动地热能发电商业化运行项目电价补贴政策的落实,将极大地刺激企业的积极性,有利于推动地热发电的发展。


多吉认为,地热资源综合利用起来以后,将来可推进种植业、养殖业、特色温泉小镇旅游度假等新型产业发展,这对于解决就业、产业扶贫能够起到很好的作用。与此同时,公众知识普及应及时补课,公众不了解就不理解,不理解就不会支持。国家应在地热能源的开发利用上起到宣传和示范作用,通过媒体平台普及地热知识,提高大众的认知程度。


风物长宜放眼量,尽管地热发展仍然面临巨大的挑战,但也昭示着光明的前景。地热真正成为可持续的绿色能源,成为优化能源结构、应对气候变化、打赢蓝天保卫战的重要力量,为高质量绿色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贡献更大力量。


愿得此生长报国


1978年从成都地质学院区域地质及矿产普查专业毕业的多吉,也许不会想到他将在西藏的山水之间兜兜转转40余年,度过无数个“早上背着馒头上山,下午背着石头回帐篷”的勘探时光,也许从未想过会面临的危险:无人区、雪山、落石、塌方……


在美国学习期间,不少学者和导师都被多吉的钻研精神和严谨的科学态度打动,纷纷劝他留美工作,多吉却很干脆地谢绝“我成长在西藏,我来学习就是为了回去建设家乡,祖国更需要我”。


多吉在地热领域的杰出贡献,成为这份家国执念的最好注脚,而岁月也不曾辜负他的赤子之心,给予了丰厚的馈赠。


2001年,多吉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2003年,多吉获得我国地质科学最高荣誉——李四光地质科学奖2004年,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05年,获得全国劳动模范称号……2019年,多吉获得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创新奖”。


2013年至2015年,多吉牵头组织中国工程院重大咨询项目《我国地热资源开发利用战略研究》,提出到2020年、2030年、2050年我国地热开发的技术路线图和发展目标规划。该项目得到了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十三五”期间国家第一次将地热能开发利用写进国家5年规划中。


多吉把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中国地热事业,在雪域高原谱写了一曲科研工作者的赞歌。如今,多吉逐渐将工作重心转移到了地热人才培养上,“只要有需求,我愿意将自己掌握的一些或者了解的一些东西,无条件地传授给年轻人,让更多的年轻人能够去搞地热发展技术。”

 

2019年11月28日,在新西兰奥克兰举行的国际地热协会理事会上,国际地热协会理事会决定授予中国主办2023年世界地热大会的权利,这是中国首次赢得主办世界地热大会的权利,将谱写中国地热发展史上的壮丽篇章,同时也圆了一代又一代地热人的梦想。


多吉表示,我们要在两三年中做出一些成果,我们要团结起来,撸起袖子加油干,心往一块想,劲往一处使,做一些大一点的事情,技术含量高一点、影响力深远一点的,在这样的世界级的大会上,向世界展示我们的能力。


多吉院士小传


多吉,藏族。中国工程院院士,第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曾任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地质学专家。长期在西藏从事地热、矿产、水文、工程、环境地质勘查及科研工作。参加完成西藏羊八井热田浅层热储资源勘查及评价工作。负责实施羊八井热田深部高温资源评价,建立了西藏羊八井高温地热系统模型,提出了变质核杂岩系中高温地热系统形成及热流体运移的新理论。


先后在西藏地勘局和西藏国土厅担任总工程师,全面负责西藏境内地质找矿技术管理工作,并在西藏境内发现和评价了多个大型及超大型多金属矿床,为青藏高原地质理论创新和地质找矿突破作出了积极贡献。

[责任编辑:dc]

行业要闻 >>
2020年第一季度全国地质灾害灾情第二季度地质灾害预测
自然资源部开通海域使用权审核网申通道
我国海域天然气水合物试采科研团队第二轮试采攻坚纪实
2020年全国汛期地质灾害防治视频会议召开
中国地质学会2019年度“双十”评选揭晓
我国海域天然气水合物勘查开采之路
草长莺飞三月天 南天碧海醉春焰
依靠科技创新 试采取得新的重大突破
再传捷报!我国可燃冰试采创下两项世界纪录
自然资源部开展地质灾害防治资质单位监督检查工作
业界资讯 >>
科普:地质灾害“五步避险法”
西南油气田宁209H71-3井刷新中国页岩气井水平段纪录
西藏甲玛铜多金属矿床3000米科学深钻项目正式复工复产
2020年全球勘查预算将减少29%
西南油气田公司双探6井创多项钻井记录
山西省213队埃塞钻探公司再传捷报
福建省煤田地质勘查院支撑服务地灾防治管理
鲁北院干热岩钻探技术成果通过评审
山西局二一三实验室进入企业用地土壤污染检测领域
安徽地矿局313地质队科研成果获得多项国家专利
会展预告 >>
官宣:新疆矿博会7月16至18日如期举办
第十二届中国成都石油天然气及石化技术装备展览会
新疆丝路矿业合作论坛
2020上海国际地下工程与隧道技术展览会
CIME2020共享共赢矿山产业链平台
关于举办第九届(2020年)全国钻探机班长技术培训班通知
新疆矿博会7月18日开幕
欢迎参加“面向2023年后大洋钻探学术研讨会”
召开2019年“海洋地质、矿产资源与环境”学术研讨会通知
关于召开2019年钻探工程学术研讨会的通知
人物访谈 >>
孙友宏校长在人民日报发表《为高校营造良好创新环境》
方肇洪谈地源热泵技术持久创新发展的重要动力
风餐露宿 探寻地球宝藏(讲述·一辈子一件事)
高德利院士:钻探技术可为开发难采油气破题
能源行业的发展机遇大于挑战
胡泽松谈绿色开发指数
张楠:五赴南极,他让冰盖下的世界不再神秘
能源40年 | 郑克棪:地热开发从跟跑到跃居世界榜首
地勘司司长:加强地质工作使地质先行作用得到充分发挥
面对新形势,看河南有色如何在中原更加出彩中“出彩”
热点观察 >>
自然资源部地质勘查管理司负责人回应地勘行业热点关切
五大看点详解我国海域天然气水合物第二轮试采
油气勘探开发的未来在深海
战“疫”中的靓丽风景线
地勘业务继续深度调整
如何开采超深层地热能,还不引发地震?
科技部印发破除科技评价中“唯论文”不良导向的通知
中国首个稀土矿床是这样被发现的
2019年中国能源十大新闻——中国油气体制改革年
从“定频”到“变频”:河南地热清洁供暖迈入“云时代”
企业动态 >>
河北永明与河北二队签订5000米电驱动石油钻机合同
战疫情,实现开门红——金帆股份工程建设显身手
英格尔便携式钻机在川藏铁路线上创出新纪录
石煤机公司与中国矿业大学(北京)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5000米多功能变频电动钻机(ZJ50/3150-ZDB型)出厂验收
重大喜讯!第二批3台钻机发货迪拜
无锡锡钻“金刚钻”闪耀川藏铁路
英格尔EP600plus钻机创同类钻机75孔径最深钻深纪录
国内首台煤矿大断面快速掘锚成套装备试运行
安百拓零排放电池动力设备帮您解决矿山难题